第248章 嫡姐25

    秦锦夜摔在硬邦邦、冷冰冰的青砖上, 疼得眉头紧紧皱起。

    曾经的他皮糙肉厚,摔摔打打的,全不放在心上。可是这几年, 他做了闲散侯爷, 再不曾打磨、锤炼, 一身皮肉被养得娇贵了。这一摔, 就有些吃不住疼。

    “我的地砖!!”

    女人心疼的惊呼声,响起在耳边,令秦锦夜懵了一下, 随即,怒气剧烈翻涌, 气得快吐血!

    她是他的妻子!不说心疼他、立刻扶起他, 居然心疼地砖?!

    羞辱!她是在羞辱他!!

    韶音的确是在羞辱他。

    装模作样地惊呼一声后,她恢复了常态。款款走到他身前, 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眼里笑意盈盈, 说道:“堂堂武安侯,心胸竟不如我一介妇人宽广能容。当日你与妹妹, 我可不曾说什么, 只当你们是清清白白。可是今日见了我与贺先生, 侯爷却满眼龌龊。真是叫人感慨!”

    她感慨个屁!

    秦锦夜气得不行了, 她堂而皇之地握住贺知砚的手, 当日他可曾握住徐瑶月的手?

    这个念头方罢,当日扶她腰、碰她手、与她意外撞上等场景,纷纷浮现在脑海中, 顿时呼吸一窒。随即, 他握紧拳头, 厉色望向妻子道:“你是妇人!岂可不遵妇道?”

    他们能一样吗?他是男人,男人风流一向是美德。她是女子,此举便是犯了“淫”诫,当为世人所不容、唾弃!

    韶音眼底寒光闪过,面上依然笑意盈盈,一点火气都没有,好声好气地道:“我不守妇道?那侯爷搁在心尖上的月儿呢?她与自己的姐夫苟合,莫非便是守妇道了?”

    秦锦夜没想到她忽然转移话题,不禁顿了一下。

    “啊!”只听她轻呼一声,似乎想到什么,一手掩着口,颇是惊讶地说道:“原来侯爷嘴上喜欢月儿,心里其实骂她‘□□’呢?那我倒要回府一趟,将此事告诉月儿。心仪之人呢,便是不能有丝毫隐瞒,互相坦白、有什么说什么,才更有利于两情相悦。”

    她不与他争辩男女尊卑,这头猪心里没有这些。只将他说出口的话,一句句拍回他的脸上。

    果然,听到她污蔑徐瑶月,秦锦夜气得直是头脑发昏:“住口!住口!你给我住口!”

    韶音便住了口。

    低头瞅他。

    “月儿是无辜的!”秦锦夜冷静半分,沉声说道:“此事从头到尾,是我引诱她,与她没有干系!”

    “这样啊。”韶音点点头,弯弯的眉毛轻轻蹙起,面上露出几丝疑惑,“那我也是被贺先生引诱的,岂不是说,我也是无辜的?可侯爷怎么却骂我不守妇道呢?”

    说话时,她歪头看了贺知砚一眼,眼波盈盈,情意绵绵,声音软哝:“贺先生乃饱学之士,君子清风,一身傲骨。他容颜俊雅,才情出众,加之身体健全,处处都胜过侯爷百倍。我不过被他引诱了,难道不比月儿有眼光吗?”

    一连串的夸奖,愣是让贺知砚红了耳尖。视线躲开去,不敢看她。

    秦锦夜却是气得头顶冒烟了,尤其她那句“身体健全”,简直是拿刀往他心窝里捅!

    他为何身体不健全?还不是她身边这奸夫!

    “□□!你承认了!”他伸手指着她,脸色漆黑,气得浑身都发抖,“你不守妇道,我要休了你!”

    韶音掩着口,“咯咯”地笑起来:“休了我?怎么不杀了我呢?侯爷这几年无所事事,胆子也变小了不成?从前侯爷可是几次三番要我性命呢,手都掐在我脖子上了!”

    不等他说什么,她“啊”了一声,似想起什么,恍然大悟道:“侯爷是担心娘娘那边吧?嗨,忘了告诉侯爷了,当初是我骗侯爷的,根本没有那回事,不过是侯爷的手都掐在我脖子上,我为了保命,生出急智,骗了侯爷一句而已。”

    “竟没想到侯爷一直信到现在。”她面上笑意盈盈,轻轻拍了拍胸口,“也亏得侯爷信了,否则我这条性命,哪能留到现在?”

    她愈是浅笑盈盈,秦锦夜愈是气得厉害!

    “你!你!”他手指哆嗦着,指着她,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此刻血液逆流,脑中嗡嗡的,浑身血气激荡,眼前犹如天旋地转,一时间什么都思考不了。

    只有那一句句气人的话,“我骗侯爷的”,“根本没有那回事”,“侯爷一直信到现在”,萦绕在耳边。轻飘飘的话,却犹如淬了毒的银针,透过肌肤往他血肉里扎去!

    “嗯哼!”他喉间尝到了腥甜之气,却硬生生咽了下去,没让自己露出狼狈之态。

    但他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眼神阴鸷,已经足够失态了。

    韶音特意绕到他身后,看了看青砖,好悬地松了口气,说道:“还好,还好,我的地砖没有碎。”

    将秦锦夜气得,一张俊脸都扭曲了!

    他绷着脸,双手撑地,单脚站立。拐杖在刚刚摔倒时,失手甩出老远,他走不过去,于是高声喝道:“来人!”

    远处的丫鬟得到韶音的示意,不再缠着秦锦夜的小厮,放他过去了。

    小厮忙捡起拐杖,双手捧着,奉到秦锦夜身前。秦锦夜一把抓过,拄在地上,脸色难看地转身离去。

    韶音没留他。

    只是在他身后感慨:“可怜啊!只有一只脚,年纪尚轻,便拄了拐!日后年纪大了,可要怎么办呢?两手都拄拐吗?”

    “哦,瞧我笨的,竟是想岔了。武安侯富贵荣华,坐得起轮椅,岂会让自己拄两根拐?”

    “唔,倒也不必忧虑那么远。兴许他都活不到那一日呢?”

    还没走远的秦锦夜听到了,脚下一个踉跄,气得背影都抖了抖,然后加快速度,笃笃笃,拄拐离去。

    韶音掩着口,肆意地笑了起来。

    一旁,贺知砚好不无奈。

    这女人,着实恶毒。

    偏偏她的恶毒叫人痛快,丝毫叫人讨厌不起来。

    “他曾要杀你?”待她笑声弱下来,贺知砚低眼看着她问。

    韶音点点头,说道:“幸好你教我啊,我吓住了他,他没敢下手。”

    “你怎么同他说了实话?”贺知砚的眉头拧起来。

    韶音眨眨眼:“什么实话?”

    “你当初是骗他的,那句话。”贺知砚道,刚刚说完,看着她无辜眨眼的模样,忽然福至心灵,“你刚才那句,才是骗他的?!”

    韶音轻轻笑道:“你好聪明哦。”

    贺知砚抿着唇,既好笑,又担忧,低低地道:“你总要小心些,身边莫离了人。”

    韶音点点头:“晓得啦。”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拍他胸膛,仰头望着他说:“你若不放心,你来保护我呀。”

    “……”贺知砚。

    喉头咽了咽,他抬起头,望向远方,身形向后退了退:“时间不早了,告辞。”

    真是的!他怎么会担心她?

    纵然她看上去柔弱、软绵绵的,可她的心肠刚硬又狠辣,比大丈夫都不逊色!他来一回,就被她利用一回,怎么还不长记性?

    望着男人匆匆离去的背影,韶音轻轻笑起来。

    她心情愉悦,与之相反,秦锦夜快要气死了。坐进马车里,一张脸漆黑如锅底,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对x夫x妇撕碎了!

    但到底没有捉奸在床,仅凭他们剪花的一幕,根本不足为据。

    可若是当真捉奸在床,他的脸面往哪里放?男人脸色变幻不定,直到回府后,依然面色沉沉。

    他遭到这般烦恼,自然没心情去找徐瑶月。倒是徐瑶月听说他心情不好,于是来瞧他。

    “侯爷见着姐姐了?”打开帘子,迈进屋中,只见男人坐在桌边,脸色阴沉,周身气息十分压抑,徐瑶月好奇不已,“姐姐的身体如何了?”

    秦锦夜想到眼波含情,但却不是对着他的女人,当即冷笑一声:“好得很!”

    徐瑶月更觉讶异,瞅他一眼:“侯爷受什么气了?”

    “没什么。”秦锦夜却说道。

    这种事,必须捂死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徐瑶月没问出来,倒是发觉他衣袍上有些污损,眼珠转了转,心中升起几分诡异的快意。

    虽然不知他受了什么气,但是看上去是他吃亏了。他吃亏了就好,她心里就舒服了。

    *

    秦锦夜摔了一记,虽然没有摔伤,但是有几处却是青了,牵扯到就会痛一下。

    这让他更加耿耿于怀。想到白日里的事,越想越恨。

    大徐氏自从嫁给他,并没什么功绩。虽然生了个儿子,却是个孽子,眼里根本没有他这个父亲。而自打她身体生病,数年来,对府中事务也甚少管理,空占着武安侯夫人的名头!

    又想到她说,当初是骗他的,皇后娘娘根本不知道此事,不禁杀心又起。

    她以为贺知砚是什么靠得住的人吗?胆敢如此张狂地将底牌露出来,呵呵!

    秦锦夜的动作很快。

    不过数日,便买通了别庄里的下人,往韶音的吃食里下药。

    别庄里的下人,一部分是韶音从怡心苑带来的,绝不会背叛她。一部分是涵儿买来的,还有少许,是贺知砚安插进来的。

    好巧不巧,秦锦夜买通的人,是贺知砚安插进别庄的。于是,次日一早,罪证就递到了韶音的面前。

    韶音看过之后,拿给了涵儿。

    涵儿刚从宫里出来,原本得了太子殿下的赏,兴冲冲地回来跟母亲炫耀,想哄得母亲开怀。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了父亲要杀母亲的证物!

    他看着那包药粉,死死盯着,小脸气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眼泪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他抿着唇,一声也不吭,狠狠抹掉眼泪,小脸显出几分狰狞来。

    “好,好!”半晌,他狠狠地道:“是他无情!那就别怪我们无义!”

    韶音问他:“你想怎么做?”

    涵儿冷笑一声:“当然是告他!”

    让他所做的事,全天下人皆知!

    他这种人,还配要什么脸面!他只配被全天下人唾弃!

    “你的前程不要了?”韶音便问他。

    涵儿沉默了下。他想到了太子殿下的看重,想到了本可以有的似锦前程,又想到了前世的庸碌无为。

    咬了咬牙,他坚决地说:“母亲生下我,没有母亲,就没有我。我岂能因为自己的荣华富贵,就任由母亲蒙受冤屈?!”

    韶音摸摸他的头。

    涵儿本想自己上告,但韶音阻止了他,自己上告。

    霎时间,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武安侯!那可是王公侯爵!居然杀妻!而且是为了给小妾腾位置!

    多么刺激!惊天大瓜!

    曾经韶音营造出来的“病弱”“不久于人世”“放心不下儿子苦苦撑着”等形象,此时愈发令她显得可怜。

    她病着,活得艰难,她男人可倒是好,巴不得她死,一点活路都不给她留!

    简直太狠毒了!

    太不知廉耻了!

    太没有规矩了!

    甚至还有人猜测道:“那徐氏常年身体不好,莫不就是武安侯的手笔吧?”

    一时间,唏嘘声不止,上至八十老人,下至三岁幼儿,提到武安侯,便是鄙夷唾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作者:五朵蘑菇所写的《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为转载作品,章节 第248章 嫡姐25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是《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②书友如发现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55读书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小说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