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府城隍叶道人

    哐当!

    灵球笔直地飞射进铁匣,发出一阵犹如金石相击的轰鸣,回响全场,久久不绝。

    灵球被铁匣固定住,球场大屏幕上出现了即时比分播报。

    大屏幕显示,比分:1 : 0。

    领先者,是周越。

    全场寂静,观众们的表情都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哐当!随着铁匣中的灵球垂直向下滚落进铜柱……

    轰!

    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冲破体能馆的屋顶,传荡向南河市二中校园各个角落。

    看台上是一张张面红耳赤、欣喜若狂甚至眼含热泪的面孔,几乎每个人都无法抑制住自己此刻的情绪。

    自己高中的选手,面对遗境学院深不可测的念修者学员,竟然率先破门,取得领先!

    这是谁也不曾想到过的局面!

    高三七班的许多女同学都已经喜极而泣,激动着凝望场中的同班天才。

    殷辰亮、王圆和陈新带领着男同学们疯狂尖叫,拍着胸脯,扯破嗓子大喊周越的名字。

    班主任张老师强作镇定,可却根本掩饰不住眼中的激动与骄傲,深吸口气,对旁边的家长们道:“看到没有,那是我教的学生!”

    赛场边,明霄宇低声喃喃:“这家伙果然隐藏得够深呢,我要找的线索,一定藏在他身上。”

    有类似的想法的还有遗境学院几人,尤其是赛场上的孔野风。

    孔野风咬牙切齿地盯着对面正做出一连串花式庆祝动作引爆看台的周越,心中大骂卑鄙无耻阴险,明明会玩灵球,偏偏一开始装作不会,故意示弱,扮猪吃老虎!

    好在,比赛还没结束。

    老校长王国军也在扬手向看台示意。

    四周看台逐渐安静下来,观众们也都屏息凝神,脸上重新流露出紧张。

    比赛才过去了十多分钟,远没有结束。

    周越虽然进了一球,可明显已经点燃了他的对手——那位强大的学院念修者的怒火,迎接周越的必然是新一轮的狂轰乱炸。

    不过,至少让南河市二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前提是,周越能将一比零的比分维持到终场结束。

    一名眼眶微微湿润的女性家长忍不住站起身,涨红着脸大喊:“加油啊周同学!一定要守好球匣!加油!”

    “是啊,防住他,我们就赢了!”

    “防守!”

    “防守!”

    “防守!”

    ……

    在全场高呼“防守”的声浪中,灵球再度从球场中线的裂口钻出。

    比赛重新开始。

    根据规则,进球后无需再争球? 由被进球方从中线开球。

    孔野风将灵球念移至身前? 深吸口气。

    “刚才只是意外。凭我的实力,击败他轻而易举。”

    孔野风刚给自己打完气? 三道破风声从三个方向袭来。

    孔野风抬起头? 一只石盘,一台废弃冰箱? 和半截断树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卧槽!又来!”

    孔野风忍不住骂道。

    所有类型的念力球赛场上都有着许许多多的障碍物,有石木流水等自然物质? 也有一些人造废弃品? 模拟混乱空间的环境。

    规则没禁止使用障碍物攻击对手。

    在一些高级别的团队赛中,驭物攻击俨然是战术的一部分,那种规模的灵球赛更像是一场战争。

    让孔野风感到愤怒的并非周越攻击他,而是? 对方竟是能够同时念驭三物的念数天才。

    ……我他妈一个二转境还没能做到呢!

    无奈之下? 孔野风只好一边控球躲闪,一边使用念力抓起一扇废弃铁门进行防御。

    同时念驭两物,这已是孔野风的极限。

    在周越三股念力的狂轰乱炸下,孔野风捉襟见肘,只支撑了不到一分钟便坚持不住。

    啪啪啪啪……灵球脱离控制。

    周越跃至灵球前? 再度使用“篮球法”运球奔向对面。

    孔野风咬紧牙关在后面追着。

    可无论他如何使用念力驭物试图攻击周越,前方的周越似乎总能提前预判? 快他一步移开这些障碍物。

    无奈之下,孔野风只得放弃驭物攻击。

    他一边紧追周越? 一边直接释放念力抓向灵球。

    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周越手掌下方的灵球突然消失不见。

    孔野风的念力扑了个空。

    他定睛看去,瞳孔微缩? 灵球竟然穿过周越的胯下? 从右到左来到另一边。

    感应到孔野风从后方抓来的念力? 周越并没有回头。

    左边一个胯下。

    右边一个胯下。

    连续胯下运球避开了孔野风的念力。

    当孔野风自以为洞察了周越的驭球规律时,却见灵球竟忽然飘起,从周越的右手开始滚动经由小臂大臂再到胸部,最后沿着左侧手臂滚落下去。

    随后周越一个后转身,继续驭球向前狂奔。

    孔野风的两股念力同时扑空,只能眼巴巴看着周越绝尘而去。

    哗!

    四方看台响起爆棚的惊呼!人人脸色激动,充满了不可思议!

    刚才那一系列动作虽然像是身体触球,可裁判既然没有发话,那就说明只是看上去像而已。

    不仅是看台上的观众,连在场的学院念修者也都有些目瞪口呆。

    贵宾包厢,史清身旁一名念修者喃喃:“这是什么驭球术?似乎从没见过。他从哪学的?”

    另一名念修者表情复杂:“虽然花哨,但似乎也挺实用。回头我也试试。”

    大马金刀般坐于正中央的史清淡淡道:“何止花哨,简直美极了。”

    察觉出史阎王毫不掩饰的不爽,两名念修者相视一眼,没再吭声。

    史清面沉似水,死死盯着场下的周越。

    第一次接触灵球,掌握得居然这么快?

    还自创了这么一个花里胡哨博人眼球的驭球术?

    说过多少遍……老弟你就不能低调点吗!

    ……

    球场中,不祥的预感宛如一阵阴霾笼罩上孔野风心头。

    眼看着周越冲至铜柱前,再次控球跃起。

    孔野风表情僵硬,死死握紧拳头。

    嘭!

    灵球被周越又一次用念力重重扣进球匣!

    进球声回响赛场,在体能馆中掀起又一阵狂澜。

    欢呼声、尖叫声、咆哮声再度震碎馆顶,传荡全校。

    大屏幕显示,比分,2比0!

    孔野风僵硬着脸重新开球。

    “不能再出现意外了……”

    这一次他选择了不同的策略。

    面对周越又一次念驭三物的狂轰乱炸,孔野风不屈不饶,哪怕被障碍物击中,他也坚持控球。

    正是靠着这样的拼搏精神,孔野风顽强地控球越过中线。

    当他距离周越守护的球匣只剩十二三米时,已经衣衫不整,鼻青脸肿。

    他当然早已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是念速!

    他之所以挡不住周越的攻击,是因为周越的念速比他快。

    念驭三物,念速至少也进入了5秒,外加至少九级的体能素质……这家伙倒是从哪冒出来的怪物?

    孔野风喘着粗气,扛着一扇铁门当成盾牌,艰难地行走在石盘、废弃冰箱和断树来自各种角度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

    后背、大腿、手臂、肩膀……身体几乎各个部位都被击中过。

    他的体能素质虽也超过八级,可长时间承受这样的攻击,谁也吃不消啊。

    孔野风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这一回必须把球攻进,否则就太对不起自己的满身伤痕了。

    对面传来少年淡淡的笑声,“喂,你想不想知道,赵辉煌是怎么变成那样的?”

    孔野风脑海顿时浮现出赵辉煌包扎成一颗蒜头的画面,心中一颤。

    怎么会……难不成是……

    嘭!

    他的腰又一次被石盘击中,身体摇晃,控制灵球的念力也迟缓下来。

    周越眼底闪过一道光芒,放弃障碍物,念力宛如长臂探出,击中灵球。

    灵球向前飞出!

    周越探身而起,追上灵球,转眼间已经控球越过中线,杀入孔野风守护的半场。

    孔野风被断球后再也支撑不住,躺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铛!

    熟悉的进球声从球场另一端传来,继而是震碎体能馆顶的欢呼声。

    比分已经来到了3比0。

    孔野风双眼通红,满脸不甘与沮丧,握紧拳头,使劲砸击着地面。

    比赛还没结束,他只好撑起身体,回到中线,重新开球。

    这一次他没再说什么。

    十秒不到球权便被周越夺下,同之前如出一辙。

    ……

    此时场面和比赛刚开始时已是截然相反。

    周越占据绝对优势,压着孔野风猛攻,唯一不同的是,周越能进球。

    铛!

    四比零。

    铛!

    五比零。

    铛!

    六比零。

    ……

    现场的欢呼声每隔一分钟都响彻体能馆。

    距离比赛结束倒计时还剩一分多钟时,现场大屏幕上,比分已是九比零。

    然而,还没有结束。

    铛!

    随着周越毫不留情地攻进第十球,表演出第十种飞奔滑行的庆祝动作,比分来到了羞辱性的十比零。

    看台上的观众们依旧配合地大声欢呼,扯破喉咙般喊叫。

    即便周越攻进再多的球,他们也不会产生审美疲劳,就想这样一直看着周越不断的将灵球攻进球匣。

    从学生老师家长,到王国军、任局长等领导,所有人都是笑容满面,喜气洋洋。

    谁也没想到,周越根本不需要依靠防守来获胜。

    而是直接用他恐怖的进攻,教育了来自遗境学院的念修者。

    解放东路街道办的工作人员,沿街商铺的老板员工们,也都大声祝贺着早已被得知真相的人群簇拥住的周父周母,各种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听得周父周母满脸通红,连连谦虚。

    整座体能馆俨然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反观遗境学院一方每个人都阴沉着脸。

    几名念修者此刻都已经看出,场下的高中生不仅能够念驭三物,念速也快于孔野风,进入五秒大关,再加上他娴熟掌握着运控灵球的某种技法,才使得这场比赛发生了令学院一方无比难堪的大逆转。

    就连史清脸色也有些难看,心中大骂周越疯子、变态、怪物、神经病……已经不指望你低调了,可就不能留点面子?

    学院那三位宗师高层虽然有度量,老师也多大度,可一些学员却是会记仇的。

    赛场上,孔野风眼神迷茫,嘴唇干涩,脸色苍白如纸。

    他的心境再也承受不住这一切,开始坍塌、崩溃。

    不!

    凭什么!

    我是遗境学院的正式学员,我的修为、念力值都比他高,我凭什么输给他!

    孔野风摇摇欲坠,双眼布满血丝。

    他突然转过身体,恶狠狠地盯着周越,眸底泛起一阵光波,想要直接释放出念力攻击周越。

    几名正在关注赛场内状况的念修者同时变色。

    孔野风这一举动不仅犯规,并且还会直接重创周越的大脑,轻则损伤修为,重则念力倒退,甚至归零。

    任局长急声大呼:“小心!”

    陈文曦也是一怔,脸色微变:“住手!”

    丢人!真是丢人!这比输了比赛还要丢人!

    她正想要出手制止孔野风违反规则的举动,余光落向周越猛然一怔。

    周越已经停止住狂野的庆祝动作,转头朝向孔野风,双眸泛起冷光。

    他身形一闪,九级体能素质全力发动,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孔野风面前。

    而此时孔野风得念力尚未来得及发出,只能抬着头,惊悚地看向周越扬起的手掌。

    旁人看来,只是普通的一掌。

    可落在孔野风眼里,掌影重重,密密麻麻,如同黑夜席卷,铺天盖地。

    “不要冲动!”任局长大喊。

    同时化作一道残影,瞬移向孔野风。

    周越可千万不能出手!

    虽然一次身体接触只判犯规,可谁知道对方会打出什么样的牌来。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最后几秒,胜负已无悬念,这种时候一定要沉住气。

    哪怕受点委屈,也千万不能横生枝节。

    “好。”

    周越微笑,裹挟如潮黑暗的掌心于毫厘之间停顿在孔野风面门前,距离鼻尖也就一厘米。

    呼!

    狂烈的掌风卷起孔野风一头乱发向后飘荡。

    他的面部肌肉不断颤抖,瞳孔骤缩,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

    那股念力自然也没能发出。

    瞬移至一旁的任局长暗松口气,随后赞赏般看了眼周越,微微点头,心中愈发觉得这位宗师之子能屈能伸,年纪轻轻,却已有乃父风采。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作者:寒武刹那所写的《我竟然成了圣僧》为转载作品,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府城隍叶道人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是《我竟然成了圣僧》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②书友如发现我竟然成了圣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竟然成了圣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55读书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竟然成了圣僧小说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